泡咖啡、劝酒、八卦、强行团建,都算职场欺凌

发布日期:2019-07-29

2014年,大韩航空总裁赵亮镐家族长女赵显娥因“坚果返航”事件,接受司法机构调查;

2016年,韩国某大学教授因休息时间过短而用棒球棒殴打员工,被判入狱服刑;

2018年,韩国“未来技术”公司董事长杨镇镐当众殴打员工、不许上厕所、强迫吃大蒜;

2019年,大韩航空女掌门人李明熙被控以下跪、冷水拖把击打前额等形式虐待下属;



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发现,韩国约70%的员工受到过上级和同事的欺凌。其中,60%的受害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12%的员工每天都面临欺凌。上周起,素来以职场高压与等级化而闻名的韩国开始正式施行《禁止职场欺凌法》,除办公地点外,在社交媒体、出差地点、聚餐场所以及私下见面时出现以下类似的行为都算“欺凌”:

1)散布同事的流言蜚语或传播个人信息,以及强迫喝酒、抽烟或参加公司聚餐。

2)跑腿泡咖啡、强制员工表演才艺、聚餐迟到要求罚酒、下班后给下属发工作指示。

3)在他人面前辱骂或让同事难堪。

在《禁止职场欺凌法》正式施行的第一天, 7MBC电视台前主播正式提起控告,指在该台工作期间曾受到欺凌,包括无过错被削减福利待遇、不分配工作、电脑被中断上网、被集体孤立等。



作为一名职场人士,相信很多人有过韩国欺凌法中的相似经历,因性别、学历被区别对待,被同事孤立排挤,周末强行加班团建,被领导分配无意义的杂事…某第三方机构调查显示40.9%的受访者“近一年来在职场内受过欺负”。就业市场和职场压力不仅影响在职人士,也使得尚未进入职场的大学生产生“逃避感”,近年来,愈来愈多的大学生在本科学业后选择继续进修,其中一大原因就是源于对职场的“恐惧”。


“我的前雇主并没有把我当作一个人来对待——就好像我是他们的商品一样。”林夕(化名)在一家民营企业任职,一段时间内她都被部门总监有意无意地当做开玩笑的首要对象,“老板说的最多的就是,每当我走路的时候,整栋楼都在摇晃,因为我‘太胖了’。并且边说边试图摸我的肚子或者假装自己大肚子”。林夕在忍受近一年后提出了民事诉讼,但由于没有直接证据,最后她不仅没有收到老板的道歉,反而遭到了辞退并已诽谤罪坐上了被告席。



为经理的孩子写论文、为高管表演“性感舞蹈”、帮老板拔白发、周末接送老板孩子上艺术班因为各种非本职工作事项,接近70%的上班族平均每隔3个月都会有辞职的念头,而最令他们受不了的就是“上司的霸凌行为”。在采访了以林夕为代表的职场受欺凌人群后,我们发现,即使学习韩国立法,很多受访者都表示“公司可以掩盖负面消息,普通职员则需要实名举报,并非人人都有勇气去这样做的。一旦举报失败,丢了工作不说,精神和时间上都是很大的消耗。”很多人甚至连此类新闻都不敢转发朋友圈,似乎验证了那句自嘲的话,“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总得带点绿”。